真実を求めて

原创私设ff14同人,哥哥是@Viair 家的
lof改版了好久不用已经不会发文了(。)
我配合他扔一下lofter(…)

>>

星火并不是那么在意死亡这件事。

或许是他本就活的比较惬意,又可能是逐日猫魅的基因骚动而导致,他对于死亡看得很淡然。寿命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这是他很早就明白的道理。

可这不代表他能够接受那一刻来得如此之快。久远泛黄的景色第一次在梦里变得清晰起来,他突然能够忆起伊修嘉德的雪,还未落地就在光芒下化开,结冰的湖面在难得的晴天下闪烁出青蓝色的光泽。库尔札斯难得摆脱了狂风暴雪的侵袭,被温和的阳光所笼罩着。

而他既然能记起这样耀眼的白,自然就能记起那刺眼的红。浓郁的血腥气...

朋友帮忙拍的猫男儿子
抱住摄影大腿

[安雷] Rivers in the desert. I


…是个长篇,至于有多长,写不写的下去,我也不知道啊……先这样吧……

西幻paro。

人物属于凹凸,ooc属于我。
第一次尝试安雷,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笑容完全消失.jpg

有过去经历的原创和捏造成分…如果出现了一些和原作相悖令人困惑的情况,后面都会有解释的…(如果我写的下去(。)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那么请多指教↓

>>

安迷修只希望现在有个人能和他解释一下为什么海盗这种存在会出现在沙漠里。

他被皇室上头的人员派来调查这个略显古怪的遗迹。这片荒漠里的废弃都市与遗迹绝对不止这一个,可是伴随着绿洲甚至可以说是小片的森林一起出现的话,就有点诡异了。学者们推算了半天,猜测这里是和已经失传的某种罕...

故郷の星が映る海 II

被和谐,只能上图

然后发现图太长了…只能分段做了几张图…心累

谨慎刷卡,图可能大,慎点。

故郷の星が映る海


IPDC,哨兵向导au。
IP向导,DC哨兵,对你没看错,这篇文向导是攻。
接受不了就合上吧,乖。
大概会是中短或者中长篇,也可能会开车,谁知道呢。

>>

“果然在这里啊。”

彼时追击者正站在罗兰西亚的港口边,抬头仰望着那艘停泊在岸边的拜德军舰出神。熟悉的声音和精神领域中泛起的波动唤回了他的神志,就算不回头,他也知道来的人是他的伴侣。

“圣骑士…怎么连你也跑出来了。”

“只准你大晚上的从塔里开溜出来,不允许我出来透透风吗?”圣骑士调侃了他一句,看着追击者那一脸无奈和败给了他的眼神不禁笑了笑,“又在想那些事情。”

追击者沉默了一下,他不再望向军舰上没入黑夜的桅杆和遍布于其上的繁星,转头看向了圣骑士。对...

。胎死腹中的小段子

大概有ooc吧,雷卡。
我写的东西只能用来烤火

雷狮其实不怎么记得自己的生日。

不是记不住,纯粹就是不愿意和不喜欢罢了。幼时的生日宴会对他来说是一种噩梦,虚情假意混杂在喧闹的表象里,大人们的脸上是千篇一律的笑容,甚至嘴角的弧度都毫无二致。明明是华彩炫目的宴会,在他看来也无非就是让他感到压抑又厌恶的例行公事罢了。

所以他总是会抑制不住自己骨子里那难耐的本性——年幼可以成为最好的借口,身份与地位或许是肆意妄为的凭依,他总会趁着长辈的视线飘向其他地方的时候迅速开溜,踩着窗框纵身往外一跃,至于之后去哪,都是凭心情决定的事情。

而这也成了卡米尔总是把他的生日记得很清楚的原因。

从宴会上公然逃出来并不好…一开始的时候...

抽到旧剑超开心!!!而且还三宝了…骑士王真懂人心
没有小恩也没啥关系啦晚上再氪两单看看

[EEART] prominence

正剧史诗向,大概就是一个世界里同时出现了两份的艾索德两份的ain这样的设定…(。)

初次下笔,目的是抓抓两个人性格的感觉,ooc…(欲言又止)

根本不能算作有cp向的eeart。

>>

“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又无可救药。”

“就是因为被这种无用的东西给缠上了,你才无法迈上正轨。”

感情师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这个说法,尤其是这种话还是从奇术师口中蹦出来的时候。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奇术师就已经是没有耐心听他解释一般直接转过身,那个背影写满了“我对你的狡辩没有一点兴趣”。

他边在脑子里斟酌着下次奇术师再对他说这种话的时候,应该在第一时间用什么措辞来反驳他,边将目光投向了扎着三根小辫子,正兴高采烈和小队...

[DCTT] 了然于心

许久不动笔的双澄,复健的同时试试看新的文风?

现pa,私设有,DC大哥IP老二设定。

习惯之后就改不过来了我知道这不对,我不改(。)


>>

追击者回到家的时候,禁卫军正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写些什么,笔记本电脑和着草稿被他推到一边,地上还有被他随便丢掉的废旧纸团。他皱着眉头咬着笔杆思考着,手指不耐烦地在桌面上敲了好几下,最后还是把涂涂画画了一半的稿纸撕下来,团成一团随手一丢。

也许是因为埋头苦干太久了,禁卫军揉了揉脖子抬起头,结果正好撞上追击者的视线。他愣了愣,对方明显是在等着他的反应,所以什么都不说不做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禁卫军沉默了一下,扫了扫被自己弄得一团糟的餐桌——最近有好几个...

一个小请求

KommsusserTod:

其实我写文的时间也不算短了,眨眼就十年多了吧,刚开始的时候写过玛丽苏汤姆苏(。)写过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的无病呻吟(。)后来画风突变写了一段时间的文艺小清新,写过古风,然后慢慢成了现在的写文风格……


前段时间我就一直在想啊,我这个动不动就跳进冷门坑里,写冷门坑里的冷CP和冷门坑里的拉郎CP的人,还能获得读者的关注,实在是件很幸运的事。因为冷门,因为人少,大家似乎都还挺快乐的(。


虽然我一直用狄更斯的那句话告诫自己,不可为博得关注而写作,但我不得不承认,身为作者,我其实很想受到认可,很想知道自己到底给读者带去了什么。


本来评论留言或...

1 | 22
© 苍穹龙炎 / Powered by LOFTER